和田玉里的四君子
栏目:文化收藏 发布时间:2021-01-08
分享到:
今年,是六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寒冬。气温表,降到了冰点;各行各业,也受冻难行。身冷,加餐饭,添着衣;心凉,让有的人,黯然退却,离开战线这样一个彻骨的冬天,也有的人,还在坚守,在凌寒中傲立。朔风不解意,剪雪裁傲骨。梅,四君子之首,高洁坚贞之德,得美玉三分润

今年,是六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寒冬。

气温表,降到了冰点;各行各业,也受冻难行。

身冷,加餐饭,添着衣;心凉,让有的人,黯然退却,离开战线

这样一个彻骨的冬天,也有的人,还在坚守,在凌寒中傲立。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1)


朔风不解意,剪雪裁傲骨。

梅,四君子之首,高洁坚贞之德,得美玉三分润,暗香非凡花可比拟。

残腊时节,不管是在深谷幽林,荒村野驿,其清幽依旧。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2)


芝兰香远,不以无人不芳,君子立德,不为困穷改节。

兰,素雅之姿,纯洁如玉。屈原爱兰,爱其坚韧不屈,高雅内敛。

兰之美,也是符合中国古典文化深处的清雅柔美,我见犹怜。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3)


凌云处,尚虚心。文人有玉,玉石有竹,虚竹有节。

峰岭沟壑中,清峻不阿,是坚忍不拔的顽强。

清风瑟瑟,月下舒朗的竹影,是引人无限遐思的潇洒。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4)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放下帘卷西风的离愁别绪,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这满腔的昂扬斗志。

南山下的隐逸者,在逆境中,化作顽强的勇士,能进能退,为真君子。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5)


国人将一片真心,负载于花木草石中,死物也能鲜活。

时间与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将有限的内在品性,升华成无限永恒之美。

四君子,能逸致,能遣怀。玉,能涤秽肠,能澄神骨。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6)


 玉石,集山川灵秀,谦和坚韧的性灵,恰合君子之德。

所以文房清供,也是玉雕艺术中常见题材

状物抒情,借物寓意。玉雕艺术,从不是描摹外形。四君子也好,玉石也好,从来不只有一个单薄的意象。

人在不同情境下,悲喜各异,创作出的玉雕艺术,也有不同的隐喻。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7)


在冷风凛冽中,包括玉石在内的所有行业、市场,被压得喘不过气。

而那些冰冻不住的初心,雪藏不住的才华,是不惧这场寒冬的。

我们赋予玉雕,傲雪挺立的精神,现在,正需要这些力量,将灾难视作成长中的必经阶段。

春天的脚步姗姗,不会缺席。


更多资讯可以关注公众号:朝隆合和田玉


和田玉里的四君子(图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