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玉石两孤独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7-08
分享到:
诗人李发模说:「与山水交友不累,与草木谈心最真」。这是「诗意的微笑」。「那山水与我们有缘」,这是一种归宿。古人交友,万物皆可为友,不拘泥做作。案台一本书,山间一缕风,甚至天上一片云,皆可为倾心之友。而我最青睐的,不是飘逸的山风,也不是缥缈的浮云,而是

诗人李发模说:「与山水交友不累,与草木谈心最真」。这是「诗意的微笑」。「那山水与我们有缘」,这是一种归宿。

古人交友,万物皆可为友,不拘泥做作。案台一本书,山间一缕风,甚至天上一片云,皆可为倾心之友。而我最青睐的,不是飘逸的山风,也不是缥缈的浮云,而是那独坐案台的温润玉石。


我与玉石两孤独(图1)


中国人的爱玉情结,从开始便是孤独的。孟郊在《寒溪》中写道:「绿水结绿玉,白波生白圭。」碧波荡漾,宛如碧玉;白波浩渺,恍如白璧之珪。白波碧水,一缕清风,吹拂水面,带起叠叠涟漪,虽为美景,却相伴无人,往往予一种清冷。

这,便是孤独。国人的思哲,往往更令「孤独」无处躲藏。


我与玉石两孤独(图2)


玉石明心性

孤独并非寂寞,一为孤独而升华,一为孤独而沉沦;一者只觉时光冷清,一者总觉时光无味;一个不会虚度时光,一个只能虚掷光阴。

孤独,在面对玉石之时,有如高山会流水,更多是追求精神上的情趣共鸣,如梨园陈圆圆、玉痴皇帝乾隆、顽主马未都······他们凝望玉石的同时,也在观照内心,籍万物,塑深境。

这样的人,与玉石相逢,可谓是「金石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与玉石两孤独(图3)


玉石合风骨

明末地理学家徐霞客,曾游历云南,得友人所赠玉石,便称为翠生石。嫌之无用,遂命人制水杯两件,做饮水之用。先生虽在尘世之中,却仍坚守孤高气节,以名贵玉石,制作水杯之用,此间随性傲世之气,不可同语。

玉石之间,潜藏了徐霞客不鹜荣利,布衣黔首,粗茶淡饭,清贫平淡的天真。


我与玉石两孤独(图4)


玉石畅幽情

木心说:「生活最佳的状态,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

日子可以匆忙,生活可以平淡,心却不可消亡。一院之内,有书读,有茶香,有玉赏;拥灯读书,煮水烹茗,观玉赏石,无不畅清幽情。


我与玉石两孤独(图5)


玉石本就潜藏人类情感之美,尤其是身处混凝土固化的森林城市,便愈发景仰山野中随意散落的玉石。

这种独自与自然玉石相伴之时,不亚桃源盛景,足可忘却时光流转,独念玉之幽情。

孤独,大概是出于自身在某方面的卓绝。刘同说:「孤独之前是迷茫,孤独之后是成长」,叔本华也曾说过:「一个人,要么孤独,要么庸俗」,也许是一种诠释,一种不愿想世俗低头的生命最后的坚持。享受孤独最后赶走孤独,等待同类的过程中不忘自我救赎。



更多资讯可以关注公众号:朝隆合和田玉


我与玉石两孤独(图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