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9-15
分享到:
寻钰仁,是玉雕大师唐奇伟的本真与初心。探索艺术之精妙,大千之瑰丽,玉石之仁德。顺势而为,因材而艺,寻寻觅觅辗转于时代更迭,得益于时间沉酿,他的作品及处事为人,呈现出自然,散脱,放达的样貌。少有人能在大自然豪赌与思想艺术之间的博弈中找到一个很微妙的平衡

寻钰仁,是玉雕大师唐奇伟的本真与初心。探索艺术之精妙,大千之瑰丽,玉石之仁德。

顺势而为,因材而艺,寻寻觅觅辗转于时代更迭,得益于时间沉酿,他的作品及处事为人,呈现出自然,散脱,放达的样貌。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1)


少有人能在大自然豪赌与思想艺术之间的博弈中找到一个很微妙的平衡、并能自由出入其间,愈得章法,唐奇伟就是其中之一。

一年往返于和田近乎十数次只为看料相玉,看自己眼中的原料,相一见中意的美石,这其中艰辛磨砺坎坷颠簸可能都不及与大自然的对赌失败来的令人困惑沉重。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2)


这确是场豪赌,考量艺术创作过程中内心苦旅之外的眼光、洞察、甄辨的综合实力,一旦失策打眼意味着后续一连串的麻烦甚至磨难。

十五年朝夕,透视原石的肌理,穿过皮色,越过玉质,最深刻的熟悉恍如昨日。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3)


人们领悟力的落后很大程度源于对于「美」的迟钝。

尊重原生力量,是对「美」虔诚的信仰。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4)


和田玉原料之中的世界是关于材质之美的智慧学与时间学。璞玉的天工清新与不落痕迹拥有强大的原生之力和自然大美,玉雕艺术者唐奇伟自由穿行于原料与创作的分水之岭,以独有的洞察之力嗅知承载艺术材质的微妙洞天,最终达到内容美与形式美的统一。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5)


白玉之灵动,尤其是皮色原料在温润白底的基石上显得格外动人。中国人对“红”天生热爱,拥有特殊情感,在红皮炫目浓郁的明艳热烈之下,到了一种极致,好似矿物附着玉表到一定程度,则自然沁出近乎「禅」的意味。

十五年朝夕相处,对于原料材质以及何以寄托,唐奇伟得于心,应于手。总有一种乐观的情绪洋溢在他的作品当中。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6)


设计,雕刻,塑造,一系列艺术后生行为,决定于自我取舍。

眼力,审美,技艺,市场,凡此一切了然于胸,主动选择连同时间与思维向后退,

此时,「人」与石头,才能真正向前。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7)


玉者,从于心。创作主体心神之放达辽阔,则为艺术创建更大空间,为观者留出更多空白。因色造型,缘皮赋类,笔随心走,臻于「无人之境」。彼处,禅意顿悟,自由而发。

玉石创作艺术的时代遵从于自然规律而交迭起伏。高低绵延之中,如同其作品浑然天成的自由放达,恬淡从容,唐奇伟蓄势自然进入下一个更好的年代。


玉雕大师唐奇伟:原料之重,天工以美(图8)


唐奇伟

江苏省玉雕大师

海派特级玉雕大师

苏州玉雕大师

国家高级技师

天津市宝玉石文化分会副会长